橘子小說 > 大佬貼貼!小甜心又寵又撩 > 第五章 天降一口黑鍋

第五章 天降一口黑鍋

最新網址:www.spiritualcompassconnection.com
    開學第一周的課,基本只涉及了最基礎的部分。

    但溧江一中格外注重學生們的基礎,布置的作業也不少。

    周五放學時,戚幼眠是帶著一書包的習題冊和一套嶄新的軍訓迷彩服離校的。

    戚恒之已經提前在校門口等著了,眼見小姑娘腳步輕快的走出校門,連忙伸手揮了揮,“呦呦!”

    他接過戚幼眠背后的書包,眼角皺紋輕輕舒展,“那我們現在直接去吃飯……呦呦?”

    戚幼眠猛然回神,有些歉意道,“爸爸,我剛剛走神了,您說什么來著?”

    戚恒之還是笑呵呵的,“我說,等會兒你不是要去見舒老師嗎,我在附近的餐廳定了餐,也當是慶祝我們呦呦入學一周!”

    他輕輕搭著小姑娘的肩膀往自己停車的方向走。

    語氣還是一如既往的溫和,但在戚幼眠看不到的背后,目光卻往側邊一瞥。

    剛剛戚幼眠就是對著那個方向看得失了神。

    戚恒之一眼就注意到了人群中一個瘦削的背影,還來不及多看兩眼,對方就利落的轉進了街邊的拐角,白襯衫的衣角在微風中輕輕一晃,徹底消失不見。

    那明顯是個男生的背影。

    戚恒之收回視線,若有所思。

    /

    戚恒之口中的舒老師,正是戚幼眠的舞蹈啟蒙、乃至至今的指導老師。

    舒寧華這個名字,作為古典舞者,在國內舞壇中也稱得上小有名氣。

    戚幼眠吃了飯,又在附近的小公園里轉悠了兩圈消食,才敲響了舒寧華家的門。

    門一打開,就露出了一張雪白柔美的臉龐,女人身上穿著貼身的練舞服,長發也利落的盤了起來。

    見到門外亭亭玉立的小姑娘,立刻就笑彎了眼。

    “呦呦來啦,快進來呀?!?br />
    戚幼眠看著舒寧華的臉龐,卻有些恍惚。

    前世她得知傷情崩潰絕望時,舒寧華也經常來醫院看她。

    只是后面幾年,她接受事實去外省讀了英語專業,舒寧華也將心神投注在了自己孩子身上,兩人就漸漸沒有了太多聯系。

    最多就是過節日時問聲好、過年時登門拜訪。

    跟著舒寧華走進舞蹈室,又接過戚恒之從家中帶來的練舞服,戚幼眠換上熟悉又陌生的練舞服,抬手略有些緩慢的將全部的長發挽起。

    她看著舞蹈室鏡子中盈盈站立的少女,長長吐出了胸腔中憋著的一口氣。

    眼眶倏然就是一熱。

    舒寧華剛和戚恒之說完話,關上舞蹈室的門走了過來。

    她常年練舞,身姿格外輕盈,腳掌落地幾乎無聲。

    走到戚幼眠的身后,舒寧華微微彎腰,看著有些呆呆晃神的小姑娘,輕笑道,“怎么了,這么魂不守舍的?是不是我出去之前給你布置的作業沒有好好做???”

    舒寧華前段時間作為衢省古典舞協會的會長前往京都交流學習了,走之前還沒忘給戚幼眠留了學舞的作業。

    戚幼眠:……救命!

    她剛重生那會兒光顧著激動了,這周又一直在上學,只是每晚回家習慣性的會到家中的練舞房做一套基本功的練習,保持身體的柔韌度。

    如果不是昨天戚恒之提了一嘴,戚幼眠都快忘了自己這會兒每周都要跟著舒寧華上課的事。

    戚幼眠有一雙格外靈氣漂亮的桃花眼,日常生活中總是未語先笑,眼波流轉,顧盼生輝。

    而此時,那蝶翼般的眼睫顫動,心虛的情緒也通過漂亮的眼睛毫無保留的傳遞了出來。

    舒寧華哼笑一聲,輕輕點了點戚幼眠的額頭,嗔道,“你啊……”

    戚幼眠抱住了舒寧華的胳膊,將右臉頰的小梨渦都擠了出來,甜甜的撒嬌道,“老師~”

    小姑娘用上目線看著人,眼眸濕漉漉,看上去怪可憐的。

    舒寧華明知道她又開始耍賴了,但就是格外受用小姑娘甜蜜蜜的撒嬌,想要板起臉來,可聲音卻還是溫柔的,“就當你這周是因為開學太忙了,以后可不準再偷懶了?!?br />
    戚幼眠連連點頭,就差指天保證了。

    師生倆笑談一陣,舒寧華才收斂了表情,推著戚幼眠的肩膀,讓小姑娘做好課前的身體拉伸。

    戚幼眠從五歲起就跟著舒寧華學習古典舞,自小就打好了基礎,這會兒輕輕松松就將腿架在了側邊的木制欄桿上,雙手自然抬高,抱住了自己的腳。

    練舞服格外貼身,便將小姑娘腰側柔韌的一道弧線勾勒了出來。

    跟著舒寧華將拉伸做完了,戚幼眠才開始跳舞。

    寬松的雪紡長褲褲腿微晃,隨著她長腿的踢出勾回,如同一朵雪白的蓮花盈盈綻開。

    舒寧華不知何時停下了動作,抱臂站在一邊看著戚幼眠的動作。

    看著看著,細長的柳葉眉就微微蹙起。

    等到音樂結束,戚幼眠停下了動作,她才上前幾步,微微彎下腰,和戚幼眠目光相對著。

    神色無比嚴肅,“呦呦,你怎么了?”

    戚幼眠還在小口的呼著氣,怔怔然對上老師嚴肅又關懷的視線,突然笑了起來。

    長睫飛快的眨動,將一點呼之欲出的淚意逼回了眼底。

    她已經不記得這個年紀在和舒寧華學什么舞蹈了,聽著那格外舒緩悠揚的音樂,干脆就自由發揮。

    結果一不小心,就將前世出事后自己編排的一段舞蹈跳了出來。

    “舒老師,我最近看了一部電影,特別有感觸,所以就自己編了一段舞蹈……您覺得怎么樣?”

    小姑娘的聲音習慣性的微微拉長,語氣活潑又輕快,下巴不自覺揚起了一點弧度,完全就是一副驕傲的想要向老師表現的樣子。

    舒寧華撫了撫戚幼眠的頭頂,溫聲道,“很好,但是這種電影以后還是少看一些吧?!?br />
    在剛剛的那段舞蹈中,舒寧華只感受到了無盡的掙扎絕望,明明戚幼眠的臉上還帶著淺淺的笑意,可舒寧華總覺得,那雙眼睛,在無聲的哭泣。

    戚幼眠的話,舒寧華并沒有信。

    哪有什么電影能讓這么活潑愛嬌的一個小姑娘,跳出這種無比絕望的舞蹈呢?

    舒寧華已經擰緊了眉,準備等會兒下課了就去找戚恒之好好說道說道。

    戚幼眠已經這么優秀了,家長怎么還給這么大壓力?

    除了家長的問題,舒寧華想不到其他的可能。

    正坐在外面沙發上認真批改學生作業的戚恒之:“哈、哈啾——!”

    他揉了揉鼻子,對坐在對面友好遞過來一張餐巾紙的舒寧華丈夫尷尬一笑。

    同時,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背。

    總覺得,自己背后莫名一沉,像被扣上了什么東西是怎么回事呢……

    http://www.spiritualcompassconnection.com/dalaotietiexiaotianxinyouchongyouliao/32684532.htm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spiritualcompassconnection.com。橘子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inshuge.org
国产一卡2卡3卡4卡有限公司_久久99免费视频_24小时在线资源视频观看_狼人页面更新自动转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