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說 > 大佬貼貼!小甜心又寵又撩 > 第二十三章 你管這叫不太會打球?

第二十三章 你管這叫不太會打球?

最新網址:www.spiritualcompassconnection.com
    不過好在,第一次和聞九嵐打籃球的同班男生,明顯比他更不知所措一點。

    只有謝添年還在熱情的招手,“快來,我們趕緊分兩個隊!我要和大、不是,我聞哥一個隊伍!”

    戚幼眠拉著童栗子,極為自然的往籃球場前面的階梯上一坐,托著下巴看著球場中的情況。

    童栗子最近走哪兒都隨身帶著一本空白筆記本,興趣來了就開始涂涂畫畫。

    這會兒拿著自動鉛筆在紙上沙沙沙的掃著,隨口問道,“聞九嵐還會打籃球???”

    戚幼眠看著場上明顯動作還有些生疏的男生,歪了歪頭,“看上去好像不是很會的樣子?!?br />
    童栗子畫完這張圖的最后一筆才抬頭,漫不經心的往場下球場掃了一眼,然后臥槽出聲。

    “你管這個叫不太會打球?”

    此時正好到了聞九嵐截球投籃的關鍵時刻,他站在三分線之外,身前圍著虎視眈眈的對手。

    而他對于謝添年瘋狂示意給他傳球的眼神視而不見,有些汗濕的額發下,那雙漆黑的眸估量了一下距離,猛然間躍起的同時,手腕重重發力。

    橙紅色的籃球在空氣中劃過一道亮麗的弧線,在所有人的注目下,穩穩當當以一個空心球的架勢,穿過了籃筐。

    同一隊的男生們立刻發出了激烈的歡呼聲,興奮的小跑著圍了過去,習慣性的張開了手臂,觸及到聞九嵐的眼眸,又慫慫的選擇了擊掌。

    戚幼眠看著被隊友們圍在中間的聞九嵐,明明唇角抿得平直,濃密劍眉微蹙,一副嚴肅不好接近的模樣。

    她卻好像能看出,藏在那具身軀中,一只嗚嗚嚶嚶的狼崽子。

    狼崽子對于洶涌而來的熱情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識拱起了脊背,想要呲出銳利傷人的尖牙,又因為對方沒有攻擊性的表現而迅速合上,只有毛茸茸的粗尾巴還在困惑的搖晃著。

    被男生們的熱情裹挾,聞九嵐略有些生疏的抬起了手,寬大的手掌便接收到了來自不同人的擊掌。

    童栗子還在高呼上當受騙了,“拜托,那可是三分線外的空心球??!”

    戚幼眠看著場上唇角微勾的聞九嵐,寬松的短袖被風吹得揚起,蓬松的短發也跟著在額前掃來掃去,露出了那雙狹長漆黑的眸。

    少年人像是夏日熾熱的風,又像是一團勃勃燃燒的火,隨著在場中奔跑的動作,眼眸微亮,是正當青春的十六七歲。

    而不像是曾經在熱搜上被營銷號放出的照片,身穿黑西裝的男人直視著鏡頭,眼神無波無瀾,平靜得好似一潭死水。鋒銳俊美的臉龐毫無表情,唇角略微向下抿著,配上蒼白無血色的肌膚,就好像一尊精雕細琢卻又毫無生氣的瓷像,只消輕輕松手,就會碎得一干二凈。

    “……真好啊?!逼萦酌叩吐暷剜?,聲音被風吹散,沒有傳入第二個人耳中。

    重生后的一切,都真好啊。

    /

    聞九嵐又做夢了。

    醒來的一瞬間,他還有些不知今夕何夕的恍惚感,黑暗中只能聽到自己沉重的呼吸聲。

    “你不回聞家,怎么……配不上她……丑陋的怪物!”

    耳邊好像還回蕩著中年男人故作姿態、腔調威嚴的聲音,聞九嵐睜眼的前一刻心中還充滿了憤怒和不甘,睜眼后,卻在一瞬間將那句話忘得七零八落。

    聞九嵐將手背搭在自己的額頭上,微微濕潤的汗在床邊風扇的吹拂下一絲絲的消沒。

    城中村的老房子隔音極差,聞九嵐心臟跳動的速度慢慢恢復正常,也能聽到來自隔壁的響亮鼾聲。

    街邊還有兩個醉鬼大聲嚷嚷的聲音,手中的空蕩酒瓶在跌跌撞撞間發出清脆的磕碰聲。

    樓下住著的中年女人被酒鬼的吵嚷聲驚醒,大聲用方言罵了一句什么,轉身的力道帶著怒氣,將本就不甚結實的木板床搖晃出了嘎吱聲。

    聞九嵐安靜的聽著。

    他將雙臂交疊放在腦后,眼眸反射著窗戶外的月光,在昏暗室內像是在發光。

    這是他成長生活了多年的地方。

    七歲前,他是豪門聞家的小少爺,錦衣玉食,驕矜傲氣。

    而外祖父的去世,宣告著那個男人從此再無顧忌,立刻就將遠遠養在國外的情人以及私生子帶了回來。

    那個男人撕破了溫和順從的外皮,站在自己和母親面前,神色倨傲冷漠,隨手甩出了一張支票。

    而自家母親,也是個驕傲得過了頭的性子,當場撕碎了那張羞辱意味濃重的支票,反手將碎片砸在了男人臉上。

    可一時意氣,有什么用呢。

    從小嬌生慣養、沒為錢財發愁過的大小姐,被迫節衣縮食,忙忙碌碌的奔走在寫字樓之間,勉強養活了他們兩個人。

    可精神卻是越來越差,幾次都站在窗邊,神色恍惚。

    母親自殺后,聞九嵐接受了社區街道人員的幫扶,住了幾個月的福利院。

    在掙到了第一筆比賽獎金后,聞九嵐找上了福利院的院長,請她幫忙出面,租下那個因為有人去世而被迫空置的房子。

    一轉眼,也已經過去十年了。

    聞九嵐目光轉動,朝著窗戶的方向看去。

    一盤銀月掛在墨藍色的天際之上,有清淡飄逸的霧氣縈繞在周圍,朦朧了銀白月光。

    月光如水,輕輕渺渺的落在窗沿上,將那朵嫣然綻開的雪白芍藥花都鍍上了一層銀邊。

    花朵飽滿沉重,微微低垂著,像是一名穿著白裙的舞者正在低頭休憩。

    “晚安?!?br />
    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聞九嵐眉眼柔和下來,注視著那朵雪白的芍藥,唇瓣開合,無聲說了一句,才重新閉上眼入睡。

    第二天一早,聞九嵐罕見的起遲了。

    他一路踩著自行車到學校時,第一節課的正式鈴已經打響。值班的學生干部都已經回班,只有門衛大爺叫住了聞九嵐,讓他作為遲到學生進行登記。

    聞九嵐三兩下簽上自己的名字和班級,簽名時落下的最后一筆下意識往上一勾,又微微頓住,將登記冊暈染出一點墨痕。

    巧的是,擁有今天第一節課的物理老師也遲到了。

    聞九嵐背著書包進門時,教室里還是一片嬉笑吵鬧聲。

    他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低頭從書包中拿出課文,又倏然間動作一頓。

    聞九嵐看向了自己左手邊的那個位置。

    一班的人數是單數,唯一空出來的那個位置就在聞九嵐旁邊。

    而此時,那張空置了一個多月的桌子上,不知何時,在左上方的桌角被人端端正正的擺放上了一本物理書。

    http://www.spiritualcompassconnection.com/dalaotietiexiaotianxinyouchongyouliao/32684550.htm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spiritualcompassconnection.com。橘子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inshuge.org
国产一卡2卡3卡4卡有限公司_久久99免费视频_24小时在线资源视频观看_狼人页面更新自动转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