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說 > 刀劍走春秋 > 第一卷 第一章 邂逅

第一卷 第一章 邂逅

最新網址:www.spiritualcompassconnection.com
    立秋。

    “天下第一莊”向陽山莊發布江湖追殺令。

    三十萬兩懸賞追殺“大漠孤煙”牧東風。

    一時間,眾說紛紜。

    有人說,牧東風深夜潛入向陽山莊,盜走向陽侯沈萬山的鎮莊之寶“霓裳神劍”。

    也有人說,牧東風拐走了沈萬山的獨生女兒沈竹君。

    無論哪個原因,牧東風都值得被追殺。

    天下皆知,向陽山莊有兩件至寶。

    一是天下第一劍——霓裳神劍。傳說是鑄劍大師燭庸子的封山之作,削鐵如泥,吹毛斷發,關鍵是劍出亂人心神,劍回收人心魄。

    二是天下第一美人——沈竹君。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堪比西施,不讓貂蟬,琴棋書畫,無所不精,才貌雙全,猶如仙子一般。

    向陽山莊之所以被尊為江湖第一莊,絕不僅是沈家三朝為官,向陽侯世襲罔替,而是沈萬山十三年前辭官建造向陽山莊之后樂善好施,俠名遠播。

    在青州,無論是流落他鄉的江湖客,還是偶遇難處的賣藝人,無論錢莊、鏢局,還是妓院、賭坊,幾乎都受過向陽山莊的照拂,就算是青州州府,也對向陽侯沈萬山尊敬有加。

    向陽山莊甚至每月都會有向陽施粥日,對窮苦百姓也是廣施善緣。

    但今日,立秋日,向陽山莊發布江湖追殺令。

    三十萬兩懸賞追殺大漠孤煙牧東風。

    沒說原因,沒說期限。

    但大家都明白,牧東風一定有非死不可的理由,一定有非殺不可的道理。

    因為沒有人質疑向陽山莊的江湖追殺令。

    與其說沒有人質疑,不如說沒有人希望兩件至寶被一人擁有。羨慕嫉妒恨本就是一脈相承。

    一時間,江湖風起云涌。

    楓葉城外官道上,一少年策馬揚塵。

    而這少年就叫馬揚塵。

    十六七歲年紀,陽光俊朗,笑容燦爛,梨花酒窩兒讓人以為是個女娃兒。

    細看才知道,如假包換的純爺們兒。

    你若問,細看哪里才知道。我說的當然是喉結,少年的喉結明顯且突出。

    這少年朗眉星目,緊身短打,掌中秋霜劍,胯下烏騅馬,在楓葉城外官道上扭啊扭。

    不是這少年在扭,而是烏騅馬。

    為什么在扭呢?

    因為前方不遠處,一匹棗紅馬正在路邊吃草。

    馬揚塵拍了拍烏騅馬的脖子,笑道:“黑子,收斂點,這可有些不太正經?!?br />
    烏騅馬“咴咴”兩聲算是回應,卻沒有想要收斂的覺悟,索性停了下來,前腿刨著地,鼻腔打著噴子,估計放點曲兒,它就能跳一段。

    而棗紅馬依然在路邊低頭吃草,不為所動,偶爾回了一下頭,眼神里飄過五個字——“傻了吧唧的”。

    黑子猶豫了片刻,顛著小碎步,往前湊了湊,扎好馬步,突然昂首/長嘶,盡顯雄性之姿。

    馬揚塵被嚇了一跳,順勢跳下馬背,從懷里掏出一把花生,躲在一邊,丟一顆到嘴里,諧笑道:“等你哈!黑子,加油!”大有一副看熱鬧不怕事大的架勢。

    棗紅馬小心翼翼起來,不時回頭,似乎在期待著發生點什么。

    黑子又往前挪了挪,靠到棗紅馬身邊,試探著伸頭蹭了蹭,耳鬢廝磨起來。

    棗紅馬嫌棄地躲來躲去。

    這時,樹林里閃出一個人影,銀鈴聲喝道:“呔!”

    黑子嚇了一跳,是真跳,一下跳離了危險區域。

    棗紅馬比黑子還緊張,一溜兒小跑迎向來人,來到身邊,低頭蹭了蹭小姑娘,仿佛在說,和我沒關系,是它調戲的我。

    林子里閃出的小姑娘十四五歲,模樣俊俏,梳著馬尾辮,小臉紅撲撲的,仔細瞧還有三兩個小雀斑,倒也可愛。

    小雀斑看向馬揚塵,努努嘴問道:“你的馬?”

    馬揚塵趕忙搖頭:“不是?!?br />
    小雀斑彎腰抓起個土坷垃就丟了出去,砸向黑子,嘴里嘟囔:“大白天,敢欺負本姑娘的胭脂,滾開!”

    黑子竟然沒躲開,被砸中,后退了幾步,看向馬揚塵,像是受了委屈的孩子,忍著不敢哭。

    馬揚塵趕忙上前,張開雙手,攔著道:“別,別…它倆鬧著玩呢!”

    小雀斑拍了拍雙手,恨聲道:“你不是說不是你的馬嗎?”

    馬揚塵尷尬笑笑:“是我的馬,它叫黑子?!?br />
    “黑子?本姑娘會讓你記一輩子?!毙」媚锖吡艘宦?,再次彎腰撿起一塊土坷垃。

    馬揚塵嚇得連忙一縱上馬,一帶手中韁,烏騅馬人立而起,四蹄騰空,飛馳而去。

    耳后傳來“嗖嗖”風聲。

    馬揚塵低頭彎腰躲了過去,順手拍了拍黑子的脖頸,嘆了口氣道:“吃癟了吧?誰讓你不開眼。這么丑…”話沒說完,黑子就不高興了,“噌”一個急剎,扭頭又轉了回來。

    馬揚塵搖了搖頭,嘆道:“多情總被無情惱,天涯何處無芳草?!?br />
    眼見著小雀斑騎著棗紅馬追了上來。

    馬揚塵一聳肩,單腿盤上馬背,小聲道:“你自己解釋??!”

    小雀斑來到近前,恨聲道:“不跑了?”

    馬揚塵道:“都是誤會,冤家宜解不宜結?!?br />
    小雀斑撇撇嘴,道:“本姑娘不和你計較,閃開路,我要過去?!?br />
    馬揚塵連忙帶了一下韁繩,閃開道路,邊勒轉馬頭邊道:“還是姑娘大氣,我就說嘛,不至于。我叫馬揚塵,你呢?”

    小雀斑道:“本姑娘卓青煙,家父萬馬堂鏢局總鏢頭卓不凡?!?br />
    馬揚塵一笑:“久仰久仰!失敬失敬!”

    卓青煙展顏道:“你聽說過我的名號?”

    馬揚塵一愣:“好像剛聽你說過…”

    卓青煙撲哧一樂:“我就說嘛,本姑娘尚未闖蕩江湖,哪來的名號?”

    馬揚塵松了口氣,道:“萬馬堂倒是聽說過,卓總鏢頭的清風劍聞名遐邇,鳳舞九式倒是值得討教一番,沒想到是你的父親,還真巧?!?br />
    卓青煙上下打量一番,道:“就你?怕是不夠瞧。家父才不會和小孩兒較量?!?br />
    兩人并髻而行。

    馬揚塵一舉手中劍,豪氣道:“自古英雄出少年。我不但要挑戰你父親,還要去會一會大漠孤煙牧東風?!?br />
    卓青煙猛得勒住韁繩,詫異道:“牧東風?你是說向陽山莊懸賞追殺的牧東風?”

    “對??!”馬揚塵一臉興奮?!澳憧伤懔税?!”卓青煙一臉鄙夷,道:“知道牧東風是誰嗎?他可是江湖上近二十年來最炙手可熱的人物。驚蟄刀出神入化,旋風斬罕逢敵手,而且牧東風的驚蟄刀,刀行俠義,鋤強扶弱,被江湖稱為春雷驚西北,大漠起孤煙。就你?”

    馬揚塵笑道:“那又怎么了?長江后浪推前浪嘛!”

    卓青煙驚訝道:“那又怎么了?你豬腦袋啊,大漠孤煙牧東風何許人啊,會做出向陽山莊對外公布的事情,本姑娘看啊,你是豬油糊了腦子?!?br />
    馬揚塵也不生氣,笑道:“看不出你還挺護著牧東風呢?!?br />
    卓青煙臉一紅,嗔道:“誰護著他了,本姑娘是覺得事有蹊蹺?!?br />
    馬揚塵點點頭道:“嗯,你說的有點道理。好吧,要不我先放下懸賞,替牧東風去洗刷這千古奇冤?!?br />
    “越說越離譜了?!弊壳酂煹?,“本姑娘只是說事有蹊蹺,何來千古奇冤?再說,就憑你,你認識牧東風嗎?你怎么替他洗刷?”

    馬揚塵舒展了一下手臂,晃了晃腦袋,正色道:“何止認識。按照輩分,他應該喊我師叔?!?br />
    “??!”卓青煙一臉狐疑,“師叔?”

    “乖!”馬揚塵做了個鬼臉。

    卓青煙舉手要打,馬揚塵縱馬加鞭。

    而就在剛才,就在馬揚塵和卓青煙談話的時候,“日月無光”的一眾殺手就隱身在附近。

    說起日月無光,必須提及青州駝山。

    此山綿延數里,遠遠看上去,山頂雙峰對峙,有點像駝峰,故名駝山。

    在駝山半山腰處,有一座巨大的宮殿,取名昊天宮。

    昊天宮是“日月無光”的總舵所在。

    日月無光的總瓢把子修日月小時候,父母雙亡,那年他六歲,被自己的親叔叔趕出家門,四處流浪,乞討為生,受夠了人世間冷眼和唾棄。

    一次乞討的時候被一家大戶的孩子放狗咬,大腿被狗咬掉一塊肉,血淋淋的。后來一連三天沒討到吃的,就在奄奄一息的時候被一個孤老太太發現帶回家,養了七天才活下來。

    孤老太太看他可憐,收養了他,沒想到,第二年老太太感染風寒去世,他又重新成為孤兒,嘗盡世間心酸苦楚。

    十歲那年,修日月因為吃不飽肚子,偷了鎮上財主的銀子,被家丁追上打了個半死。

    十三歲,和鎮上幾個流浪的半大孩子合伙殺了一個路過的商人,從此上山落草為寇。

    由于修日月心狠手辣,做事果斷,慢慢混出了名堂。

    十九歲,一次攔路搶劫過程中,碰巧救了一個被拐賣的女人,這女人就是姬無光,后來成了她的壓寨夫人。

    姬無光與修日月臭味相投又相依為命,三年過后,組成了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殺手組織“日月無光”,最可怕的是,修日月、姬無光機緣巧合,意外獲得江湖絕學“陰陽鬼手”,兩人陰陽雙修,武功數年過后已臻化境。

    峨眉派掌門風滿樓、逍遙派護法鐵中振、追魂劍上官飛先后被殺,就連官府派去緝拿修日月的六扇門捕快也被暗殺分尸。

    “日月無光”率領一群江湖亡命之徒,在青州駝山占山為王,拼命擴大勢力范圍,沒成想,隊伍越來越大,成為青州一帶的黑道梟雄。

    隨著隊伍越來越大,“日月無光”所有黑道生意幾乎全接。打家劫舍、殺人放火、奸/淫擄掠、無惡不作。

    后被青州府衙重兵圍剿,傷亡大半,其余作鳥獸散。

    自此以后,修日月夫婦銷聲匿跡。

    而就在剛才,就在馬揚塵和卓青煙談話的時候,修日月夫婦和一眾殺手就隱身在附近。

    雖說已立秋,但天氣依然炎熱。

    修日月抹了一把禿頭上的汗,冷笑道:“這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br />
    姬無光揮了一下手中軟鞭,咬牙道:“要不是當年卓不凡勾結青州府衙,我們也不會吃這么大的虧,追殺牧東風的事先緩緩,先抓了卓不凡的女兒再說?!?br />
    修日月點頭道:“嗯,抓住這個臭丫頭,就不怕卓不凡不就范,萬馬堂,我要殺他個雞犬不留?!?br />
    身邊的幾個殺手興奮不已。

    殺手丁三嘿嘿干笑兩聲,道:“當家的,殺雞焉用宰牛刀,對付兩個毛孩子,我們哥幾個手到擒來?!?br />
    殺手牛二腆著臉,道:“嗯嗯,小丫頭水靈的很,還能順道樂呵…”

    “啪”,姬無光一巴掌打在牛二的后腦勺上,沉著臉,道:“快去快回,誤了事,剁了你的下面喂狗?!?br />
    一眾殺手抽出兵器,“嗷嗷”叫了幾聲,撥馬就要去追。

    樹上飄然落下一身影。

    布衣,布鞋,胡茬臉,蕓蕓眾生像,臉不驚艷,身卻挺拔,尤其雙目炯炯有神,懷中抱刀,刀裹粗布,直刀無鞘。

    修日月一驚,心道:“此人何時隱身樹上,自己竟然沒有覺察,從身法上來看,輕功不俗。面對一眾殺手面不改色,看來武功也不簡單?!?br />
    邊想著,邊拱手,道:“閣下何人?”

    布衣大漢面露微笑,道:“牧東風?!?br />
    http://www.spiritualcompassconnection.com/daojianzouchunqiu/32684582.htm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spiritualcompassconnection.com。橘子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inshuge.org
国产一卡2卡3卡4卡有限公司_久久99免费视频_24小时在线资源视频观看_狼人页面更新自动转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