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說 > 斷鴛 > 第十九章 暗中調查

第十九章 暗中調查

最新網址:www.spiritualcompassconnection.com
    “青兒,你沒事吧?”

    “二弟,聽聞圍獵場遭遇刺殺,”

    “娘,大哥,我沒事,你看,爹呢?”

    尤青云剛回尤府,蕭月嵐就連忙上前,拉著他手臂左右查看,大哥蕭明軒也是上前關懷,尤青云為了表示無礙,還特意在大廳里跳了跳。

    “你爹正在書房等你呢?!?br />
    尤青云點了點頭就提步穿過走廊往書房走去,剛走進書房,就傳來一道厚重的聲音:

    “此翻圍獵場,可有什么收獲?”

    尤青云順著聲音看去,只見一道灰色長袍身影,正在案桌上低頭練著毛筆字,尤青云躬身行禮問安后說道:

    “這次從圍獵場回來,我們竟然遭遇了軍弩,不像是出自我們南詔?!?br />
    “是何形狀?”

    尤天鳴抬頭看向尤青云,神情變得有些凝重的問道。

    “弓與南詔的軍弩形狀沒有太大的差別,只是那弩箭箭頭是個六邊行似梅花,速度極快,殺傷力極強?!?br />
    尤天鳴聽完看著窗外沉思,嘴里還在反復聲嘀咕著。

    “弩箭箭頭,形似梅花…”

    “爹,爹…”

    尤青云好奇的看向尤天鳴,連連喊了幾聲,尤天鳴才緩回了神對著尤青云說道:

    “軍弩制造極其嚴苛,朝廷對其材料控制極其嚴格,看來這其中牽涉極大,皇上肯定還會暗中調查的?!?br />
    尤青云點了點頭,隨后又聽到尤天鳴說道:

    “武林大會快要開始了,你也出去走走吧!有機會順便調查一下,注意身份?!?br />
    “那我明天就出發?!?br />
    尤青云聽著,眸光一亮,身體前傾略些激動的點了點頭。

    ……

    “駕…駕

    胥安城

    一道倩影騎馬而行,停在了高墻朱紅色大城門口看著大門上正中三個大字,又看了看人來人往欣然一笑,此人正是袁興雨,剛出上京城前往錦州路途上的第一座城池。

    袁興雨摸了摸肚子,單手一撐右腳一抬完美落地,牽馬緩緩進入城門踏上街道。道路兩旁叫賣聲不絕于耳,各種酒樓門店林立。

    就在此時,一個十來歲穿著破破爛爛的衣服,貌似乞討的小男孩橫沖直撞上了,她關心的詢問摸了摸頭并扶起了小孩讓他離去。

    袁興雨抬頭抬腳走入一家名為月溪酒樓,將馬繩遞給小二就走入樓中踏上二樓坐入包房點了一大桌各式各樣的菜,頓時香氣彌漫,酒過三巡后舒服摸了摸肚皮仰靠在椅背,摸了摸左右原本掛在腰間的荷包不見了,還在桌布下找了找,這才想起了那個小男孩。

    右手拍打著額頭仰頭嘆息。

    “小二,我這個星月瑪瑙手鐲先壓你這兒,我會拿銀錢來換的?!痹d雨說完便下樓意欲尋找那個小男孩。滿是懊悔不已的左右探頭探腦,深知找到小男孩的希望渺茫,就在此時看到一巷尾幾個流氓痞子在圍著一人辱罵踢打。

    再定睛一看

    “那個小男孩還有我的荷包…

    住手!”

    一聲嬌喝的袁興雨急促上前三下五除二便打趴下幾個痞子,然后扶起了小男孩。

    “大姐姐,對不起,我娘好像發燒了一病不起,我和妹妹餓了好幾天肚子我才會這么做的,對不起,對不起…”看著這個稚嫩的臉龐上挨打后留下的傷痕淤青,還在不停地磕頭道歉,她扶起并摸了摸小男孩的腦袋,先前的憤怒也一消而散。

    “你叫什么名字,你娘在那兒,帶姐姐去,我幫你娘找郎中治病,好不好?”袁興雨溫柔的看著這個可憐的小男孩細聲道。

    “我叫阿蒙,大姐姐真…真的嗎?”小男孩模糊的眼睛瞬間亮了起來,擦了擦眼淚也不顧嘴角的血跡拉起了她的衣角就往一個方向走。

    走了將近一柱香的時間,面前是一間破落的小草房,四周雜草叢生,幾根殘缺的梁木撐著整個房屋四角,仿佛一陣大風便會吞噬眼前的一切。

    袁興雨帶著郎中提著飯菜燒雞走進屋里。

    “娘,妹妹…我回來了。

    這位是好心的大姐姐看我們可憐來幫我們了”小男孩激動的跑到躺在木板床上的三十幾歲稍有姿色的婦人旁。

    婦人臉色蒼白艱難的睜開眼睛疼惜的撫摸了下小男孩的臉龐,然后便想起身下床道謝,可惜那身體搖搖欲墜不如她所愿。

    袁興雨連忙上前扶住了婦人重新躺在床上,轉頭對阿蒙疼惜的說道:

    “阿蒙…帶著妹妹去那兒吃飯吧,讓郎中給你娘治病,不用擔心很快會好起來的…?!?br />
    “好,妹妹來…快吃,這個燒雞可香了…”小男孩解開包著燒雞的紙袋撕下雞腿遞給妹妹自己吞了吞口水卻沒動手吃。

    看著這一對兄妹互相推讓,袁興雨五味雜陳。

    破草房

    過了將近一炷香的時間,袁興雨送走診斷完開了藥的郎中,看著又陷入沉睡的婦人走向了那對兄妹。

    將他們悄悄的帶出草屋外,三道身影圍坐在石墩子上,小女孩看著袁興雨有點怯懦,躲在哥哥后面大眼不眨的看著眼前的陌生人,經過哥哥的幾番說道才走向袁興雨。

    “謝謝,大姐姐?!?br />
    抬著小小的腦袋睜著靈動的大眼睛,胖嘟嘟可愛的小臉惹人憐惜,用著稚嫩銀鈴般的嗓音跟面前的袁興雨躬身道謝,袁興雨摸了摸她的頭,笑著問向阿蒙。

    “阿蒙你們的爹呢?”

    這對兄妹聞言放下手中的燒雞低頭不語,妹妹直接哭了起來,一直喊著壞人…壞人,安撫了好久阿蒙才大概得說他們的經歷。

    大概是三年前,他們的爺爺就是鐵狼幫的幫主在一次外出時救回了一個跟他們父親年歲相近三十歲的男子。

    這年輕男子養好傷后倒也是本分,而且武藝也不凡,在一次跟血衣閣因為利益起沖突時替幫主擋了一刀,再后面備受重用,被幫主收為義子,威望如日沖天。

    而他們的父親也是憨厚老實的人,把年輕男子當做兄弟,什么都讓他, 然而幫主年事已高,年輕男子的浪子野心就日間突現了出來,先是下藥毒害了爺爺,然后對外說是自己父親對爺爺不滿,不傳位給自己卻給一個外人的栽贓陷害之言,還想欺負他們的娘親。

    阿蒙父親帶著幾個幫中親信,一路護送著他們悄悄來到胥安城,途中親信盡遭虐殺,父親前幾個月重傷不治而亡,母親焦慮傷心過度終是成疾。

    然而他們還是不愿放過他們,至今還在搜尋追殺這孤兒寡母。

    聽說阿蒙斷斷續續的講述袁興雨憤慨拍腿而起,恨不得砍死那些人渣,五馬分尸, 可憐她那修長白皙的玉腿承擔了自己憤怒的力量,瞬間就紅了一片,然后轉頭看向這對兄妹,仿佛心里下了個決定,堅定的對著兄妹倆說道:

    “嘶嘶…阿蒙 霜霜不怕啊,大姐姐幫你們報仇,打壞人,不怕啊。先吃飽飯等你們娘親病好了再去揍壞人,你們別亂跑我先給你娘抓藥,阿蒙你可是個小男子漢,要保護好你娘親和妹妹知道嗎?”

    “好,保護娘和妹妹?!?br />
    阿蒙嬌小的身軀瞬間挺直了握著小小的拳頭表情堅毅的回應著。

    袁興雨疼惜的左右抱了抱這對兄妹,起身走出院門,當她正踏街走入藥店門口時,聽到一聲驚喝十幾人快速圍了過來。

    “陳強哥,就是這娘們打我們的…”

    其中之前遇到的一流氓痞子指著袁興雨惡狠狠的盯著她說道。

    “小娘子,打了我們鐵狼幫的人就想一走了之嗎?老老實實跟強哥喝酒再陪哥一晚這事就算過了,如何…?”

    陳強色咪咪的手扶著下巴眼神不住的往她那倩細修長的身體亂瞟,說著還往袁興雨面前靠近。

    “住手,豈有此理,光天化日?!?br />
    就在袁興雨準備出手時聞言看去,從對面走過來的一男一女,男和女的皆有二十來歲左右,俊男靚女,偏偏風采手搖木扇緩緩走來。

    “英雄救美的下場往往不是很好,你要考慮清楚?!?br />
    身為在道上混的人眼力見兒還是有的,看著走來的年輕男子身穿華服,一看就是富貴家人,所以并沒有馬上動手, 但是那些手下就沒有那個智商了,剛上前就被那年輕公子背后的那個女子,三拳兩腳打的倒地不起,那個滿臉兇狠面相的強哥,狠狠狠的盯了那兩人便灰溜溜的跑了。

    袁興雨定睛看著這個女人和年輕男子,果然江湖不好闖啊,入品高手竟然讓她遇到了,她不清楚對方實力有多強,道若是自己這個七腳貓上不夠人家一掌的。

    她曾在千層閣聽說過武道為一到九品,眾生如恒河之沙能進武道之途的廖廖無已。

    南詔將近八成的人都是普通百姓,最多三流功夫不入品的比比皆是,如今天這位入品高手著實讓陳涵曦驚訝,也就是袁興雨這個上京城大小姐見識不凡,因為南詔戰神尤天鳴就是個八品高手,這個是他父親告訴她的。隨即就想到尤青云,咬牙切齒,去武林大會玩也不帶上自己,還是從尤府聽說他往這兒來了,這才風塵仆仆的趕了幾天。

    http://www.spiritualcompassconnection.com/duanyuan/34922805.htm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spiritualcompassconnection.com。橘子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inshuge.org
国产一卡2卡3卡4卡有限公司_久久99免费视频_24小时在线资源视频观看_狼人页面更新自动转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