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說 > 我成了天災主宰 > 第六十一章 盲動

第六十一章 盲動

最新網址:www.spiritualcompassconnection.com
    西門風坐在一個小土包上,查看著冰雪同盟的數據。

    現在的冰雪同盟,和他來之前已經不可同日而語。

    首都遷到了他之前指定的位置后,效果出類拔萃,北地同盟不僅不能隨意襲擊他們,他們還能反過來襲擊北地同盟。

    因為對方在鋪城的時候,有點貪多嚼不爛,早早就將山這邊的空地視為了自己文明的“自古以來”,導致現在,冰雪同盟把他們之前規劃的城點占據后,發展得異常惡心。

    在冰雪同盟遷都之前,北地同盟可謂是將這個文明當成了公共廁所,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城市周圍的三塊肥沃水田,你要么不開墾,只要一開墾,必劫掠你的人民、割掉你的作物、摧毀你的田地。

    在對方的野蠻劫掠之下,冰雪同盟毫無辦法,只能被動挨打。

    這個游戲雖然叫《文明末日》,但它玩法一點都不文明,應該叫《野蠻興起》。

    比得就是誰更野蠻。

    結果,北地同盟的人發現,在冰雪同盟遷都之后,不僅變得野蠻了起來……

    還變得比以前流氓了。

    冰雪同盟在原來的城點建造了一個屯田所,配置跟野蠻人寨子差不多。

    住在屯田所里的人,放下刀劍是農民,拿起刀劍是士兵,耕戰協同。

    光一個屯田所,也沒什么。

    可是對方在山口拍首都后,惡心的就來了。

    冰雪的那三塊水田,有的在東岸,有的在西岸。

    這條河在屯田所那兒極其風騷地拐了一個彎,就導致,如果北地想要劫掠這些肥沃的田地,面臨兩個選擇:

    其一,劫掠東岸的田。

    其二,劫掠西岸的田。

    東邊的田離屯田所遠。

    但是離冰雪的新首都近。

    劫掠這邊的田,就等于把菊花對準冰雪的首都。

    兵法云:凡先處戰地而待敵者佚,后處戰地而趨戰者勞。故善戰者,致人而不致于人。

    人家的兵在城里吃好喝好,你長途奔襲過來劫掠,還沒等你坐穩,人家直接從城里沖出來給你骨灰都揚了。

    那么如果不動東岸的田,而去劫掠西岸呢?

    然而,想劫掠西邊的田,就等于在屯田所的屁股底下撿吃的。

    兵法云:欲戰者,無附水而迎客。

    凡軍好高而惡下。

    如果北地越過河流去劫掠,那就是同時犯了“背靠河流”和“以低打高”兩個兵家大忌。

    可能你還沒劫掠到什么,對面從山上沖下來的兵就把你沖沒了。

    那么靠南邊,有沒有良田可以劫掠呢?

    答案是,靠南的位置,之前確實有水田,但現在沒有了。

    之前冰雪同盟做著一環三水田的美夢,三塊水田同時開墾。

    北地同盟最愛劫掠的,也就是朝南邊的這塊。

    現在他們學乖了,南邊的水田不動,直接放棄。

    調一部分人手去首都北邊開墾。

    那邊的土地雖然貧瘠,但安全。

    你北地同盟總不可能翻過山來搶我。

    再加之,在西門風的建議下,冰雪布置了更加綿密的哨卡布防。

    一旦北地同盟的部隊往這邊來,哨點總是能先發現,并且提前通知城里做好準備。

    于是北地同盟的人就發現,冰雪突然變得很能打。

    之前明明可以隨意欺負的,現在突然就變猛了,反過來把他們按在了地上。

    他們再也不是以前那個公共廁所了。

    同時,北地同盟也很恐慌。

    冰雪的國力,正在高速膨脹。

    橫斷山脈以北,雖然都是爛地,可資源不少。

    尤其那些野人寨子,打下一個,就能俘虜好多人口。

    北地同盟在發育,冰雪同盟也在發育。

    最主要是,只要冰雪同盟在他們背后頂著,他們永遠不能放心發育。

    而如果他們回過頭來,先處理掉冰雪同盟,不僅他們的發育要被拖緩,還面臨腹背受敵的局面。

    畢竟他們的文明在安興的帶領下,已經走上了戰狂路線,跟周圍其他大大小小文明的關系都不好。

    這樣一來,冰雪和北國的態勢,就攻守易型了。

    對于現在的局面,西門風是比較滿意的。

    他知道,阿爾塔利亞那邊的局勢已經日趨穩定,并且很快就能將觸手伸到北地同盟來。

    只要形成兩方夾攻的態勢,就能把這個****的狂人國家摁熄火,強制它轉變成一個無害的文明。

    通過從王小明那里傳回的情報,北地同盟四個領袖,四個人性格都不同。

    主心骨安興,是個戰爭販子,速推流高玩,戰狂玩家,這家伙留不得,一定要控制住。

    何胖子只知道吃喝玩樂,是個享受黨,放著不管,自己都可以把自己給架空了。

    王凱頭腦聰明,可不懂游戲,但他在安興的影響下進步很快,是個危險份子。

    徐明則比較佛系,是那種庸碌的好人,如果想把這個文明扶植成優質的點數田,他是當領袖的最佳人選。

    一切都在按照計劃順利進行著。

    但西門風還是陷入了一種苦惱狀態。

    正在思考間,柔軟的觸感從背后傳來。

    耳邊吹過少女輕輕的氣息。

    “你又在想什么?”

    西門風的臉頓時垮下來了:“沒想什么。你在干什么?”

    “我看到你一個人在這里坐著,看著很孤獨的樣子,所以就來安慰一下你?!鼻镉菩Φ锰貏e溫暖。

    這就是西門風苦惱的地方。

    自從上次自己把野蠻人寨子拔掉后,秋悠這名本性有點孤僻的少女,忽然就順理成章地自居為他的女朋友了。

    時不時就會做一些很越軌的舉動,當著很多人的面發狗糧。

    他已經不止一次地看到,紫晶偷偷在寫日記,模樣有些猙獰。

    于是他有點懷疑,之前自己的團隊是不是瞞著自己在游戲里暗加了一個機制——如果玩家私人作風不正,會影響部下忠誠度。

    西門風趕緊站起來,說:“我去看看屯田所那邊的情況怎么樣了?!?br />
    說罷,他急匆匆地到屯田所去了。

    現在,夏瀟和秋悠兩個妹子,在主城和屯田所之間輪流駐扎。

    現在這段時間,正好輪到夏瀟主持屯田所的日常防務。

    西門風腳程很快,天色黃昏之前,他就來到了屯田所。

    夏瀟是個很有靈性的玩家,自己教給她的技巧,她領悟得很快。

    不過,他見到她時,她的眉頭緊皺。

    “怎么了?”西門風也沒有客氣,直接問道。

    “北地在糾集大部隊,看樣子有點不懷好意?!毕臑t說,“我的直覺告訴我,對方可能要正式向我們開戰?!?br />
    http://www.spiritualcompassconnection.com/wochengletianzaizhuzai/32878867.htm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spiritualcompassconnection.com。橘子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inshuge.org
国产一卡2卡3卡4卡有限公司_久久99免费视频_24小时在线资源视频观看_狼人页面更新自动转跳